新闻 
 房产 
| 娱乐 
| 财经 
| 科技 
| 汽车 
| 影视 
 国内 
 国际 
| 社会 
| 军事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 生活·资讯 > 正文
许小年:保障金融体系健康是抵御外国冲击的根本
天地有情门户网 新闻网 2008-10-09 22:10:12 中国新闻网 网友评论0 条  [ ]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直播的特别节目《直击华尔街风暴》。今天全世界的关键词无疑是降息,继澳大利亚央行昨天率先宣布大幅降息之后,中国人民银行今天傍晚宣布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存款的准备金率,同时国务院决定从9号起对储蓄存在利息所得暂免追收个人所得税。而美联储、英国央行、欧洲央行、加拿大央行、瑞士央行今天也都加入了降息的行列。为什么降息会成为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今天我们的演播室请来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许小年教授,许老师也是著名的经济学家。许老师您觉得这次的全球联手降息在您的意料当中吗?

  许小年:应该说在意料之中,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随着美国金融危机迅速地跨入大西洋,扩展到欧洲,最近各国央行降息的市场议论越来越多,所以降息的行动应该说是在市场意料之中。

  主持人:谢谢许老师,我们稍后继续和许老师的对话。

  主持人:我们继续请教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教授,许老师,今天的关键词当然是降息,您觉得澳大利亚之后世界各国同时决定降息,这会给这场危机带来多大的转机?

  许小年:世界各国央行的联合降息,包括人民银行的降息在内,都是为了向全球的金融市场送去一个信号,就是在这场空间的金融危机面前,世界各国政府准备比以往过去更好地协调政策,来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来稳定目前振荡的国际金融体系。它对信息支撑的作用要大于它的实际作用。

  主持人:是不是也证明在这场危机背后存在着这样的信息,各国的央行、各国的政府是站在一起的?

  许小年:可以这样讲,因为世界金融体系的稳定是符合世界各国的根本利益的,所以这个问题上协调一致的行动是非常必要的。

  主持人:按照经济学的常规原理,或者是看经济学的历史来说,当出现经济萧条或者是经济危机的时候,降息是不是各国政府,或者是央行必须选择的第一道防线,或者是第一个措施?

  许小年:其实未必是这样的,因为我们讲货币政策有两大目标,第一大目标就是保证经济的稳定运行,一般来讲货币政策主要的作用是定位在这方面的,现在出现的情况是一种非常的情况,类似于1929年的大萧条,类似于2001年的911恐怖攻击,金融体系本身发生振动,这时候央行的作用是作为自由贷款人来稳定这个金融体系。但是一个金融政策要服务两个目标经常会引起冲突,美国的次贷危机就是这种冲突的一个非常生动的案例。对于金融危机,我个人认为降息不是主要的手段,主要的手段是尽快地恢复市场信心。为了恢复市场信心,必须解决存在于金融体系中的大量的次贷资产,这才是真正的定时炸弹,一定要把这颗定时炸弹拆除。

  主持人:现在走出了第一步,确实起了恢复信心的作用,现在按照温总理说的,信心比黄金更重要,第一步就是稳定信心。

  许小年:是这样的,但是我们也看到过在次贷危机爆发的初期,美联储也采取了减息的办法,但是减息并没有阻止次贷危机在美国的扩散,我们看到随着危机的逐渐深入,美联储最后不得不推出庞大的财政救援计划,来清除不良资产。如果世界的央行只减息是不够的,对恢复市场的信息,使金融体系稳定运行,仅靠降息是不够的。

  主持人:中国央行宣布要降息,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这些会给中国人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许小年:我国央行三率一起调整,更多的是从世界政府的协调一致的情况方面来考虑的,真正从中国目前的金融体系来看,实际上货币政策在这个时候调整,是有不同意见的。

  主持人:谢谢许小年老师。

  主持人:许老师,我们继续请教您,刚才麦先生回答当中反复出现一个词就是监管,您也曾经在美国工作和学习过,您觉得这场危机给美国的最大教训或者是遗产是不是这样的监管?

  1

  许小年:我觉得这场危机能够总结经验教训的地方非常多,不光是监管。实际上从根源上来讲,我们都知道这个危机产生于次贷。次贷是怎么产生的?如果我们追本溯源,追到次贷的话,我们发现次贷之所以产生,跟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有非常大的关系。在上一届美联储格林斯潘主席的几年间,特别是在9.11之后,美联储放出了大量的多余的货币,把整个的金融市场上的风险收益平衡给破坏了。现在出事了大家都说华尔街太贪婪了,其实资本市场上谁不贪婪,问题在于人性的贪婪一定要有另外一个因素去平衡它,那个因素就是恐惧。贪婪在没有足够的恐惧平衡的时候就出问题了,但是我们要问一下,为什么这些人只有贪婪没有恐惧,因为整个的市场环境、资金的成本被扭曲了,被美联储过渡的货币供应给扭曲了,过渡的货币供应造成了泡沫,到处都是泡沫,在泡沫里你只有贪婪没有恐惧,恐惧什么时候有?一定是泡沫破灭的时候才有。所以滚来滚去,人的贪婪是淋漓尽致地发挥,看不到泡沫破灭。因此你说要总结的东西太多了,为什么美国的货币政策会失控,在美国货币政策制度设计上将来要总结什么样的教训。

  主持人:会不会出现矫枉过正,能够导致美国的监管过于严厉,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

  许小年:有可能,在谈到监管的问题中我们必须承认,美国的监管当局在金融市场的发展上是有疏漏的地方,有很多新的金融产品连一些最基本的监管都没有,但是另外一个危险是过渡监管,过渡监管会窒息金融市场的活力。因此在监管的合理尺度上,这是一个非常难以把握的点。我们现在如果看到美国金融体系出了事了,那是因为监管不足造成的,于是我们走到过渡监管,过渡监管的结果反而会窒息金融市场的活力。因此在当前的情况下,我觉得既要堵上这些监管的漏洞,又要防止过渡监管抬头,过犹不及。

  主持人:欧洲的情况到底也是因为监管的问题,还是他们的泡沫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因为美国的华尔街,因为在英国80%的金融机构都是华尔街在欧洲的分支机构,他们的问题是华尔街波及来的,还是自己的因素更多?

  许小年:你刚才讲的三个原因都有,但是我倾向认为还是内因为主。欧洲的一些国家在过去的金融泡沫时期,他们也都像美国那样,在这里那里制造了各种各样的泡沫,特别是在房地产市场上,比如说英国的房地产市场、西班牙的房地产市场都出现了泡沫。这种泡沫的破灭对经济的杀伤力非常大。再加上欧洲的金融机构国际化程度非常高,欧洲的金融机构普遍持有美国的次贷资产,当这些次贷资产价格下跌,甚至变得一文不值的时候,这些金融机构不得不消除大量的坏账,所以造成了今天的困境,因此外因、内因都有。

  主持人:欧洲有他们的教训。

  许小年:有他们自己的教训。

  主持人:好的,感谢国际金融工商学院的许小年老师。

  主持人:许老师,这场危机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大家都在关心到底危机会波及到我们哪个方面,目前普遍的观点都认为对于中国最大的影响还是制造业,您认同吗?

  许小年:是这样的。次贷危机,以及全球的金融动荡对中国的直接冲击很有限,因为我们的金融机构在次贷资产上的投资,从目前我们所得到的数据来看,还是有限的,而且完全在金融机构能够管理的范围之内。就算次贷资产发生了问题,由于资本金的充足,来核销这些坏账应该没有问题。

  主持人:我们的风险还是比较小的。

  许小年:和我们的资产比较起来还是非常小的,这也使我们感到很幸运,因为前几年抓了中国的金融机构的改革,国有银行的改组、上市,按照国际标准建立起一套风险管理体系,这些工作都做了。如果这些工作不是前几年做完,如果我们的银行还背着百分之几的坏账,今天的状况不堪设想。所以在任何时候,都是要保证我们金融体系自身的健康,这是抵御外国冲击最根本的保障。

  主持人:而且要未雨绸缪。

  许小年:一定是这样的,要提前做好准备。

  主持人:说到我们持有的国债大家都很关心,国债会不会缩水。实际在这个问题上也很有争议,有人说美元会进一步贬值,但也有人说因为欧洲的经济危机,目前势头可能会比美国更严重,所以欧元现在在下跌,美元相对欧元实际上是在升值,所以我们的国债不一定缩水,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许小年:你说的是我们的外汇储备,在美国政府债券中的投资,当然我们没有看到准确的数字,但是从美国国债的价格走势上来看,如果是造成了一些损失的话,我感觉到这些损失是不大的,因为美国国债的价格没有跌得太多。从美元对欧元的走落,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在美元兑欧元走落的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一些报道,就是我们国家在调整我们外汇储备中的地位,逐渐地减少了美元债券的持有,增加了欧元债券的持有。但由于缺乏准确的数字,所以现在很难判断,我们倒希望政府有关部门不妨可以披露一些数字。

  主持人:我们购买了美元的国债,在前期是有盈利的,所以即使出现一些缩水或者是贬值的话,损失只是一部分。

  2

  许小年:这个还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是我们看到一些现象,像次贷资产出现那么多问题,很多资金从次贷资产退出了,那上到哪里去了?上到美国国债。所以美国国债的价格实际上是在上涨的。

  主持人:对中国老百姓来说不用担心我们的金融机构,因为风险还比较小,我们不用担心美元的贬值,不用担心我们持有的美国国债。最值得我们讨论的话题还是中国的制造业,面临出口锐减的情况下,您给制造业出个什么招吧。

  许小年:我认为是这样的,想再补充一下,除了我们在次贷资产上的风险比较小以外,现在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比较充分,资本在16%以上,所以即使这些投资出现损失,我们是有足够的资金把这个窟窿堵上,这就是银行改革的作用,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极大地增强了中国金融体系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次贷的冲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在后面,主要是在后面,不是直接的冲击,是间接的冲击。当三大经济体的经济一起陷入衰退的时候,这时候对中国的影响才真正看到了。因为过去几年中间我们对海外市场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海外市场对我们GDP的贡献,从几年前的5%上升到2007年的9%,是全球最高的。

  主持人:所以我们现在得赶紧经济转型。

  许小年:把经济增长的动力从过渡地依赖外汇需求,过渡地依赖投资尽快地转到消费上去。

  主持人:好的,谢谢许小年老师,也感谢许老师给我们更多比黄金还珍贵的信心。

  主持人:许老师,我们刚才聊到了这场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聊到了我们可能需要拉动内需,外部需求减弱的时候。拉动内需无外乎两种选择,短期来看一个是投资,一个是消费。这两个选择您更倾向于哪一种?

  许小年:一定会建议是拉动消费,特别是居民消费。我们居民消费在GDP中所占的比重近年来逐年下降,去年将到了只有35%,而居民消费在其他国家都是在70%以上,我们的居民消费太弱了,所以这块潜力非常大,不能再刺激投资了。因为投资过去已经是投得太多了,我们过去每年投资增长20%多,我们已经形成了很多过剩产能,而这些过剩产能过去是依靠海外市场来消化,现在海外市场的需求没有了,这些过剩产能怎么办,一部分变成银行的坏账。所以你再刺激投资,这条路子已经走不通了。

  主持人:刺激消费需要出台什么样的政策?

  许小年:如果刺激消费的话,您要问老百姓为什么不消费,老百姓为什么储蓄这么高,为了刺激消费,可以继续减税,企业的税赋太高,老百姓的税赋也太高,要还税于民,他有钱才能消费,才能拉动经济。消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把我们的社会消费体系尽快地充实起来,完善起来。老百姓不消费的原因是什么,担心未来,要解除他的后顾之忧,医疗的改革要赶快推进,养老保险、教育等等,这些都是老百姓储蓄的主要用途。在这些方面的改革要尽快进行。

  主持人:所以听您这么一说,这场危机对中国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我们可以抓住这个机遇,把很多早已放到议事日程上的改革,可以加速地来进行。

  许小年:是这样的,因为人总是有惰性的,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很不情愿地做出一些改变。我们过去这样的增长模式依靠外部需求,依靠投资拉动增长模式,在新的国际经济环境中碰到了非常大的困难,这时候迫使我们思考如何改变我们的增长模式,如何把外部需求和投资拉动尽快地转移到国内消费拉动上,如何把过分地发展制造业转向服务业,因为服务业可以制造更多的就业。所以外部需求的减弱,随着投资增长速度的下降,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不可避免地要放慢。

  主持人:即使中国放慢的话,我们相对增长速度还是很快的,因为欧洲现在出现了负增长,美联储在放缓,他们往下走我们也往下走,我们的相对增长速度还是很快的。

  许小年:我们即使放慢的话,仍然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比较快的国家,但是增长放慢对我们国家来说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就是就业,我们每年有大量的新进入劳动力行业的,有大量的从农村转向城市的就业,在经济增长上放慢的时候,到哪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答案就是服务业,因为服务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而制造业主要是资本密集型产业,所以在经济增长速度放慢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结构上进行调整,能够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在经济增长速度放慢的同时,维持社会的稳定。

  主持人:好的,谢谢许老师,大力发展服务业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教授许小年先生给出的关于就业的答案,谢谢许老师。

  3

  阅读排行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您的评论